寒风若木

小虐怡情,大虐伤身

求这张图原图,求出处

新社团

欢迎小可爱们参加呐~新社团多担待哦,欢迎单身不单身,萌新老司机们~

惟愿君安
286143
一生一世一双人
在天愿为比翼鸟
在地愿为连理枝

主cp档,不限bl,gl,bg。欢迎各种cp来玩。如果是单身也没关系,欢迎你来找心上人或者挚友。

招cv,美工,策划,编辑,后期,宣传等等,腾讯:726340131,多谢各位~

求文占tag,找一篇忘了是哪个大大写的了。
蹇宾是臣子,小齐是王,然后蹇宾在族里找和小齐婚配的人。都忘得差不多了,只记得这一点点。

欢迎加入尘世有国,群聊号码:709672997
单纯群宣,二代原创开放,不重皮

小可爱们来吧~~~~~

。。。:

钧天造作大队,让我们一起造作秀恩爱,群里可发展刺客一刺客二所有人物,可以自拟或开展二代,群里什么都不禁,随便玩造作搞事,没错,就是这么任性,但是不可重皮哦,来吧欢迎加入钧天造作大队,群号码:666291567

刺客列传语C三宣

樱花萱草:

我又双叒叕来宣群了,这已经变成宣群专用号了?
之前的执明很让人头大清群执明空了皮,加上群里几个国君都挺想要崽的还有一只想勾搭媳妇儿的莫澜,所以又来宣了。
本黎主高【有】冷【病】,真【没】的【有】高【吃】冷【药】,高兴的快来勾搭,除了进群披皮写200字自戏以外没有什么要求了【因为的确遇到太多皮崩到天涯海角的,防雷】,随便玩!
尘世有国名曰钧天,而今分崩离析乱世将启,只待你的加入。
群号:316014564
群号:316014564
群号:316014564

不干嘛,就是提醒你一下,另外,真搜不到你 @我差不多是一只废安了 好不容易啊

十次握手

【不论什么时候,只要你伸出手,我都会去握住的】

沐朝羽当时才20岁,暮肜也就和她差不多,暮肜从小受到的教育就十分严格,却也挡不住她的心,从此设计和动漫暮肜也颇有造诣。

第一次暮肜见到沐朝羽的时候,是在漫展上。一个瘦小的女生独自坐在一边,暮肜穿着女仆装抽到了大冒险。

【你好,交个朋友吧。我叫暮肜】

沐朝羽许是不知的,暮肜当时听到她说这句话有多开心,但她知道,暮肜只伸出了十次手,有七次是在他们吵架或者玩闹的时候。

一次她受重伤回来九死一生的时候

一次沐朝羽离开她的时候

而还有一次,便是现在

思绪回到五年后的现在,以前的种种已经不属于他们,沐朝羽微微勾唇,黑色的皮衣下面早就不是当初美丽的心灵,更别提纯洁了。

她看着眼前浑身湿透趴在地上未着寸缕的暮肜,暮肜眼里仿佛是一潭死水。

【随你们怎么玩,怎么发泄,胳膊腿随便卸……】

【注意别死了】

沐朝羽末了顿了顿补上了一句,转身毫不留情的离开。

接下来几日暮肜定然是不好过的,欢愉的声音不断的传出,浑身上下不是吻痕就是一块块青紫,双唇红肿,下身也没人给上药一群下属没有让暮肜好过,每次都是三四个人一起,常常让暮肜吃不消昏倒过去。

每次结局也是她不是被冷水泼醒就是被疼痛唤醒就这样过了十多天。

等她们再见面时,沐朝羽戏谑的看着暮肜,匕首挑起她的下巴

【舒服吗,这几天舒服吗】

沐朝羽坐在椅子上,挑起暮肜的下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,然后弯下腰在她耳边这样说。

暮肜打了个冷颤,这个人……早就不是以前那样了……他简直就是恶魔……

沐朝羽,猛的把暮肜踹到墙上,然后一脸不屑的用纯黑色的手帕擦拭着匕首,从一边的箱子里拿出一只注射器。

【我猜,她们一定没敢给你玩这个】

沐朝羽笑了,邪魅的微笑。

【不要……不要……】暮肜不断的摇头,却还是逃不过,沐朝羽无情的把注射器插进她的身体。

【感觉会越来越好的,对吧?】沐朝羽带上黑色的手套,把暮肜拽起来,粗暴的放到一旁的木马上。

【啊……】暮肜痛呼一声,有立刻咬紧自己的下唇,不让自己出声。

【真是不会出声的啊?】沐朝羽歪着头,轻松的笑。随手拿起沾了辣椒水的辫子,一下一下的落在她的身上。

【真无聊】看着倔强把自己下唇都咬出血来的暮肜,沐朝羽无奈的眯起眼,拿起手枪向着暮肜连续开了几枪,自认为很有善心的把暮肜的遗体摆到地上。

暮肜临死前是想伸出手的,伸出手了,但却死了。

【沐朝羽……暮肜……】冰冷的女生声音在身后响起,凌娅,手举手枪瞄准了沐朝羽的头部。

【多年不见,沐朝羽,你有长进了……】凌娅声音略带哭腔,开了一枪,没开在要害,失血过多而死也不错。

沐朝羽知道自己罪有应得,她把自己沾满血液的手套摘掉,把手放在暮肜手心平躺着,等待自己的死亡。

【暮肜……你看我……我握住……你的手了啊……】

凌娅没有把他们下葬,火化后就消失了,组织的事情也交给了别人。

这两天还在下雨,今天是你们的祭日,我也来陪你们,好不好?
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@咸鱼暮肜 你居然觉得我恨你

孤烟【4】

“lust,直接动手”

wrath向身后的黑衣人示意,“注意了,别让贴身。”

此时的lust已经不在迟疑,握紧自己激光剑,激光剑很长,大约两米多,快速的斩杀三十余人,剩下的十几个人收到wrath指示,不再动手,而是用手枪全部对准沐朝羽。

wrath淡淡的说“我猜,她一定有很大的价值……所以,放下你的武器,举起双手,后退十米”

wrath没有跟peide合作过,所以她并没有发现peide还在,只是靠自己之前和lust的合作的记忆让lust退到她无法动手的距离。

lust收起激光剑,向后退去,wrath摇了摇头,你的老师要是知道你现在的样子,一定会失望的。组织也会以你为耻的。
这时候身后传来枪响声四声,倒下了八个人,是peide来了!

“lust,动手”还剩下了四个人,自己可以解决,lust立刻上前解决剩下的人。

peide双手持枪,枪口对着lust,lust只是微微一愣便仰天大笑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”

“卧底做的不错??”

沐朝羽此时早就大脑一片空白,然而此时peide用枪向自己开了一枪

“放他们走”

wrath向后退去,做了个请便的手势,lust用STRIDER AJAX割开绑住沐朝羽的绳子,小心护着向后退去,快速离开。死死盯着peide,直到没有在视线中。

车还在楼下,lust将失去意识的沐朝羽放在后座,又探了探脉搏,发现只是惊吓过度,不由松了一口气。lust握着方向盘,废弃工厂很快消失在视野中,接下来去哪儿?

lust心下一横,到了总基地,谁知这里
早就封闭了,还有十个人专门来围击他们,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,强的很,lust想也不想就直接开车走,看来……是组织让peide卧底的……

组织的目的lust并不知晓,漫无目的的开车不知到了哪里。将车停在路边,闭眼,靠在座椅上。回想着五年前的那天,peide是七人最后进入的,她进入的时候,低着头一脸阴郁,那双瞳孔像被困住的狼,与周围格格不入。

所有人都不愿意靠近她,每天她的训练不知道为什么,比他们的强很多倍,但是她也受得了。

最后先接近她的,还是lust。

lust训练强度最弱,让她成为了最闲的一个人,当时她不过才16岁左右,正是叛逆的时候,耐不住性子,便偷偷去x【x是组织教官的称呼】哪里,无意中就知道了什么。

他听到,x说

“没有特长”

这四个字在她这个时候砸到了她心上,她说“那你们家就都去死吧”



别怪我,是他们没写的